土壤分类

Wednesday, September 4, 2013

鼠辈

“咬我的网线啦!还咬我妈妈从大马带给我的萨骑马啦!还有我那包还没打开的慈济五谷粉啦!你现在终于被逮到了,哈哈!”

我对着笼子里的老鼠得意的说着。
 
然而,当我看见它惶恐在小小的笼子里试图找着出口,我往前靠它又退缩时,我却心生恻隐——“我该放掉它吗?”
 
我心想在我们的生活圈子,尤其是工作环境,难免都会出现一些专偷偷搞破坏,当被发现时才大表后悔求原谅的‘鼠辈’,而‘受害’的我们往往因一时的于心不忍而网开一面。
 
有时候,我会单纯的想这些鼠辈会改过自新,然而,本性难移却是千古不变的定律,那些‘鼠辈’在事后还是会在其它小群组里继续暗地里搞破坏,甚至我们还会不幸的再次给它陷害啊!
 
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尤其是大家口中的鼠辈,我觉得敬而远之乃上上策啊!
 
笼子里的它还是吱吱在叫——“对不起啦,若你‘见好就收’就不会有今天啦!”,我提起书包后就走出家门了。


恐慌的它。

1 comment:

  1. halo, saw ur bloggie from sinchew yesterday^^ dropping by ~

    ReplyDelete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